幣圈

量子鏈:過時的公鏈技術,難以走向未來

量子鏈(QTUM)曾在2017年與小蟻鏈(NEO)、公信寶(GXS)被譽為國產公鏈。當時,正是筆者在幣圈經歷的第一個牛市,三者的行情那可真叫做一個“精彩”,歷經一年漲幅達到數百上千倍,確實令人感到震撼。但時過境遷,17年的牛市已落幕,新的公鏈項目也在接踵而來,回歸到項目的技術價值,量子鏈還能延續昔日的輝煌,成為未來區塊鏈的“好”選擇么?

從技術的角度來看,大概率應當是不會。我們不妨來仔細看看這個項目的技術方案。

量子鏈是什么?

打開量子鏈的官網:https://qtum.org/zh,其介紹有這么一段話:

%title插圖%num

 

截圖來自:量子鏈官網

截圖時間:2020年1月4日

這個介紹很簡短,但確實也把量子鏈介紹到位了。

1.建立在UTXO模型上、兼容多虛擬機

UTXO(未花費交易輸出 )模型是比特幣采用的余額模型,相比于賬戶模型,其理解相對比較繁瑣,但確實在安全性上有更好的表達。

簡單來說,我們在銀行使用的銀行卡賬戶,就是賬戶模型。每一次查詢賬戶時,我們就能看到用戶剩余多少余額。但UTXO模型則是告訴你,在過往你收入和支出了多少筆,最后需要經過計算才能得出你有多少余額。

Qtum則采用比特幣的UTXO模型,為每個賬戶創建未花費交易輸出賬單。與此對比的是,有名的公鏈以太坊采用的則是賬戶模型。但為了實現智能合約平臺,UTXO模型并不適合做,就需要將其轉換成賬戶模型,才能更好做成智能合約平臺。因此,對于UTXO模型到賬戶模型的轉換,量子鏈采用了賬戶抽象層(Account Abstraction Layer, AAL)。

賬戶抽象層(Account Abstraction Layer, AAL)是 QTUM 連接 UTXO 流通層和智能合約平臺層的關鍵,也是量子鏈實現的一大創新。通過 AAL 可以將 UTXO 模型轉換成可供不同虛擬機執行的賬戶模型,比如以太坊 EVM,或是 x86 虛擬機,并且可以把虛擬機的帳戶余額通過 AAL 轉換為 UTXO。 但筆者認為,該項技術無論是否是首創,但難度并不是很高。因為賬戶的抽象層,必然是目前許多“智能錢包”客戶端采用的技術。否則,比特幣錢包如何基于UTXO模型實現個人賬戶統計?

至于虛擬機方面,量子鏈采用的是QVM,其高度與EVM(以太坊的虛擬機)兼容,并能夠在x86虛擬機(也就是一般的個人電腦)上運行。

簡單來說,量子鏈上主要是整合了比特幣與以太坊的技術,重新封裝后做了一條新的公鏈。雖然這兩條公鏈在2017年前已是公認較為成熟的公鏈代表,但顯然,量子鏈基于兩者的整合,并沒有過大的創新,基本是同類技術的整合。

2.采用MPoS共識算法

基于比特幣的UTXO模型與以太坊的虛擬機框架搭建的智能合約平臺,量子鏈比較大的創新點是來源于新的共識算法帶來的較高性能。

量子鏈采用的MPoS(Mutualized Proof of Stake)共識算法(互惠權益證明共識算法),能夠移除幣齡這一因素對PoS共識算法帶來的攻擊,并將挖礦所獲得gas費用分為10份,每次挖礦只能獲得1/10個區塊。一旦有區塊生成者(BP)作惡,就會使得要求其繼續能夠挖出9個區塊,方能拿走費用。這意味著,作惡的成本變得更高,能提高PoS共識算法的安全程度。

但采用MPoS共識算法性能并沒有太出色,理論上限也不過70~100TPS。雖然這個數值在2017年算是不錯的成績,畢竟以太坊也不過是30-40TPS的性能。但這個性能意味著,量子鏈沒有帶來革命性的創新,仍然無法面對大規模的商用落地需求。

實際開發情況

量子鏈作為一個2017年發展的公鏈項目,其開源代碼都在其Github上能查看到:https://github.com/qtumproject

%title插圖%num

 

截圖來自:量子鏈的Github主頁

截圖時間:2020年1月3日

從其開源代碼庫來看,目前最新更新的庫是qx86-rs、qtum、qtuminfo-api、qtumj等。

%title插圖%num

 

截圖來自:量子鏈的Github主頁

截圖時間:2020年1月3日

其中qx86-rs是量子鏈的創新點之一,除了目前公鏈在努力發展的EVM、WASM等網頁端虛擬機外,量子鏈也還在發展PC端的X86虛擬機。這是一項技術上的創新點。

我們查看這個代碼庫的更新情況,可以看到這基本是在7月開始更新的代碼庫,每周平均更新的次數維持在個位數左右:

%title插圖%num

 

截圖來自:qx86-rs的Github統計

截圖時間:2020年1月3日

至于每周更新的代碼量則也不多,除了初期有兩周達到1-2.2k。其余每周代碼量也在1k以下,最近更是不到100行。

%title插圖%num

 

截圖來自:qx86-rs的Github統計

截圖時間:2020年1月3日

這說明,這個模塊的工作量并不算大,技術投入不算很大。

接著,我們看看比較核心的模塊qtum的情況:

這個模塊設計整個量子鏈的核心模塊,是整個量子鏈的網絡與錢包客戶端代碼。其每周更新的情況如下:

%title插圖%num

 

截圖來自:qtum的Github統計

截圖時間:2020年1月3日

相比于剛剛近半年才開始維護的x86模塊,qtum模塊已經貫穿一年 。從每周提交的的次數來看,每周提膠片的平均值應該維持在10-20之間。這樣的開發頻率應該是比較正常的。

至于每周更新的代碼量來看:

%title插圖%num

 

截圖來自:qtum的Github統計

截圖時間:2020年1月3

從github提供代碼量情況來看,時間軸只有上一年為期從1月10日到1月19日的數據。這個數據使得我們無法統計這一年每周的代碼量情況。但從1月18日提交高達500k+行代碼來看,這個巨大的更新量可能是一次工程代碼遷移導致,或者是導入了大量的函數庫等操作。

量子鏈問題

從以上的情況來看,量子鏈仍在維持著正常的開發,只是開發的工作量可能不算很大,強度不高。

至于這個公鏈的問題,我覺得問題有三:

(1)性能無法滿足落地需求

量子鏈的性能理論上只有70~100TPS,這意味著量子鏈的性能其實與以太坊也是同一量級,沒有帶來革命性的革新。這讓開發者做選擇時,并無動力選擇量子鏈作為開發的底層基礎設施。

(2)量子鏈的使用率非常低

從官方公布的2019年主網數據來看,量子鏈的生態還是比較冷清:

%title插圖%num

 

截圖來自:https://qtum.org/zh/post/qtum-2019-annual-review

截圖時間:2020年1月3日

從量子鏈每日的交易筆數來看,日均交易量只有1799筆,實際TPS只有0.03左右。而對比以太坊,每日交易筆數是5-6萬筆,而EOS則是將近200萬交易筆數。這意味著,量子鏈的利用率實際非常低。

(3)量子鏈被爆代碼抄襲與創始人學歷造假

量子鏈作為比特幣和以太坊技術的整合項目,曾被開發者曝出大量抄襲比特幣和以太坊代碼的情況。

%title插圖%num

 

截圖來自:網絡開發者爆料

截圖時間:2020年1月3日

基本情況則是開發者使用工具掃描量子鏈工程代碼時,發現大部分代碼與比特幣代碼雷同,只是修改變量名后繼續使用。

%title插圖%num

 

截圖來自:http://www.qkl315.cn/44414.html

截圖時間:2020年1月3日

這一爆料后來經過創始人帥初回應證實。這意味著,量子鏈技術仍不夠強大,過多的抄襲也給項目帶來負面影響。

與此同時,帥初也承認其博士學位為修讀完,卻在白皮書說自己是博士學位畢業,這樣的造假問題也影響了量子鏈的信譽問題。

總結

總的來說,量子鏈在2017年發展起來的,以當時的白皮書講述的理論性能,確實能吸引不少行業人士認可。

但是時過境遷,量子鏈的性能瓶頸,意味著其沒有帶來真正的技術變革,無法面對未來大規模的商業落地需求。這使得量子鏈的發展前景堪憂。

與此同時,按照目前量子鏈的情況來看,也是驗證了這一點。量子鏈官方公布的數據來看,鏈上交易量非常低,不到理論可用率的0.05%。這意味著,量子鏈的生態也是比較不樂觀的。

綜合來看,量子鏈的技術特點已經比較過時,難以支撐該項目成為未來行業標桿。

本文由 人民財富網 作者:人民財富 發表,轉載請注明來源!

熱評文章

發表評論

无码一区